8.29.2010

牢騷



這2天因為一些事情弄得心裡很煩,請原諒我把這個本來就沒啥人在看的地方用來抒發一些看法。

是關於父親,我對於父親的定義就是,把我製造出來的人,僅此而已。我對他的陌生大概就跟他對我的一樣,而且實際上,我也沒有跟他或他那邊的家族再有什麼往來,發生的事太多太複雜,不需要再提況且我也沒有完整的記憶。事實上,我對"家庭"這2個字的意義在自己建立一個之前也完全沒有感覺,因為從我有記憶以來,從來沒有全家人在一起過,當這樣長大的我突然有一天被要求因為"血緣"這2個字就要忘記一切,和一些陌生人變得像"家人"一樣,無疑是可笑而荒謬的要求。

相對於我的父親,我對許多人的父親都有很深的印象。我的高中死黨之一小白的父親是老師,跟他的關係像是什麼玩笑都能開的那種好朋友,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曾經在我們面前對小白說:你小鳥有幾根毛我都知道XD,有這樣開朗的父親,小白現在當然也有了很好的工作和很美滿的家庭(還有把我當成自己的小孩一樣的小白媽媽,我永遠忘不了有次去他家玩,蔣媽媽從菜市場回來拿個小塑膠袋給我,裡面裝的是一件T恤,她說覺得我穿應該很好看就買給我,那件T恤我一直穿到當完兵上台北輾轉搬家身材也變形了很少穿才不見);大學同學輔仔的父親瘦瘦的,在朴子賣全世界最好吃的米糕,輔仔只要回家都必須一大清早去幫忙,我也跟著見到了一家人為了生活努力是什麼樣的感覺;也許我對張大春的父親都還有更統一而鮮明的形象,因為在城邦暴力團、聆聽父親和許多他的文章裡我都能讀到他的父親的故事。

不知道是退化或是真的因為我就是這樣長大,我完全沒有父母親和妹妹在一起的生活的那種回憶,不是象徵性或比喻,是真的一片空白,以前不覺得什麼,現在更不覺得,但在跟別人比較時,就會發現原來自己的個性或一些價值觀會跟別人不同是有原因的,但人生已經走了將近40年,這些也沒辦法改變了。

我真的很想奉勸所有的父親,不管你生小孩是因為5千年的文化告訴你必須要延續香火或純粹只是忘記戴套子搞出人命,請記住一件事:父親的責任絕對不是只負責在外面賺錢,你賺的錢,很遺憾的,並不會幫你把價值觀、對人生的態度傳送到孩子身上,那些必須用時間、用你的身教和言教來傳達;而如果你是更糟糕的那種,覺得自己已經賺錢回家就盡了責任所以還可以用種種理由外遇,那請你在以後勇敢的面對自己因為這樣的行為造成的後果,不要用血緣這種奇怪的邏輯來要求子女對你盡什麼義務。

以結果看起來,能活到現在可以自給自足的這個狀態只能算是我的運氣好,我真的很希望就保護好我這個小小的家庭,別被一些我根本沒印象的人跳出來給打亂。

最後請記住,"血緣"只是家庭和成員之間關係的開始,之間有沒有可以共享的生命過程和喜怒哀樂才是彼此間是不是能以"家人"互相稱呼的原因,否則,就只是有血緣關係的陌生人,那種關係在法律上或許可以主張些什麼,但不論主張什麼,在我來看,都只是"悲哀"的各種定義罷了。

2 則留言:

下雨鞋子濕拎老師 提到...

你還好吧, 有事別悶在心裡, 打電話去2100講出來啊, 就說你跟高國華也有一腿, 還跟蔣友青一起吸大麻

紙袋人 提到...

那要打去大畫新聞才會有共鳴啦,打Z100會被掛電話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