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9.2008

村上春樹《東京奇譚集》:影子的本體論


blog.chinatimes.com/.../2006/03/30/49563.html

我總是全身穿著黑色。

黑色的套頭毛衣、黑色的休閒褲、黑色的Birkenstock、黑色的毛線帽。
要說為什麼噢,因為,我是影子啊,不不不,不是那種形而上的比喻之類的,我就是被人們踩在腳下,負責反應本體的動作,證實光的物理作用的影子。

光與暗、本體與影子。

不過我是落單的影子,負責幫別的影子代班,說起來其實影子也有自己的世界,每個都有自己的個性和好惡,並不是大家看到那樣黑漆漆的平面,也有升遷和年終的煩惱,有想要逃離本體好好喘口氣,尋找真實的自我那樣的時候,這時就需要我了,至於為什麼會有落單的,只要有生命是在瞬間或不自覺的情況下消失,影子便會被丟棄而成為獨立的存在。要說是制度的不健全或系統運作的瑕疵也有可能,以我的情況,原來是屬於一位35歲,在銀行做著資訊人員,沒有任何特色,就像超市裡面的高麗菜一般的平凡上班族,有天如往常的上班時,就拿著話筒那樣趴下而死去。

死亡與影子、John LennonImage

想找人代班的影子,可以尋找專門的派遣公司,預約好在和某個交錯的瞬間就這樣替換過來。脫離了的影子是沒有顏色,沒辦法用眼睛察覺的,所以可以度過逍遙的一天,雖說也曾經有交換了而逃跑不肯換回來的棘手案例,但整體來說數量是很少的,畢竟是需要互相信任的機制吶;至於代班的報酬,是可以擁有"那個",說起來算是很不錯的噢。

以影子的立場來說也算是沒話說的平淡人生,直到那個雨天的夜晚,在延平北路的一個十字路口,那隻三色貓的出現開始讓我的人生往某個方向劇烈的傾斜……

村上的作品我從大學開始看到現在,感覺就像上面的文字方塊那樣,自己隨時可以用他的口氣說出一段話,但是,每次讀他的文章,卻總覺得他說出了我內心的什麼是我表達不出來的。這次的東京奇譚集也是,以偶然為命題、不管發生什麼樣的事都不奇怪的漠然都會為背景的5篇故事,村上再次以他慣用的敘事節奏,和經過賴明珠(我最喜歡她翻譯的時報版本)準確翻譯出來的語感;透過爵士樂、腎形石、品川猴和在夏威夷海灘喪生的少年準確無誤的敲中我內心那一塊微小但確實存在的寂寞並且跟著故事再檢視了一次,那寂寞就如同都市上空彷彿永遠無法再澄清的天空一般灰暗而確定,以只有我自己能了解的意義;以只有每個人自己能了解的意義。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這一篇寫的真好..

匿名 提到...

2008的最後一天
版上真是冷清阿

大家新年快樂

來不及投保的勞A 提到...

.
有種淡淡的無厘頭

新年...真忙阿~~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