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2012

從文林苑事件看行政體系這個大醬缸

圖片來源:YAHOO



今天一早就看到這篇新聞:

法令不周 中央不挺 飽受壓力、威脅 都更處長落淚

這些公務員是怎麼回事啊,他們到現在還搞不清楚整件事是怎麼發生的嗎?林處長,如果以下這樣的情景發生在你身上,請告訴我你會怎麼回答:
你聘請的員工和外人合作拆了你的房子,然後哽咽地告訴你:「老闆,我有不能說的苦衷,我遭受了內外的壓力很痛苦啊,而且拆了你家之後還有很多你的朋友威脅我,我內外不是人啊」

處長,你的薪水不是郝龍斌付給你的(順帶一題,郝市長,你的薪水也不是馬總統付的),是你拆了他的房子的王家人,是我們老百姓啊!

被聘請來提供專業服務的員工卻被迫不能按照自己的專業提供應有水準的服務,不就應該向老闆解釋你碰到了什麼壓力,法令規定有什麼不合理的,壓力是外面來的,應該有專門調查的單位、壓力是裡面來的,儘管大聲的公布出來啊,什麼上面不挺,上面要是敢挺你還不暴動嗎?

今天公布的所有資料都再再證明了,建商的作法有問題、這部法令有問題、你們審查把關的過程有問題,有一大堆問題你不向我們人民老闆報告,以為「依法行政」四個字就可以撇得一乾二淨嗎?這也太荒謬了吧

柏楊從《醜陋的中國人》就精準的道出了中國人的醬缸文化,這套系統會讓進入其中的人迷失原則、邏輯混亂、個個變成搞不清老闆是誰的馬屁精,上位者只求無過,有過則求文飾掩蓋,掩蓋不了就往上下推,最倒楣的看起來是被推出來扛起責任的中階或低階官僚,但鋒頭一過,尚有良心的頭兒若有出頭還會記得扶他一把、雞犬升天,最倒楣的正是我們這些公門之外,被依法行政的黎民百姓,大家仔細想想,這樣的情節發生了多少次,不限政黨派系,拿到權力的無一例外。

消費爭議可以靠不消費來抵制,讓公司倒閉,像這樣因為錯誤法律的設計起草通過而造成的財產損失,難道只能叫我們像笨蛋一樣的什麼「下次選舉討回來」嗎,醬缸文化既然能傳承數千年,必有其牢不可破之處,老闆們,要是沒本事離開這個國家,碰到這種事就應該大家一起團結站出來,別讓領你薪水的員工爬到頭上去啊,看看這些傢伙,領我們的薪水然後整天和那些大老闆眉來眼去的,大老闆的基金會也許捐了很多錢,但可沒幾毛錢用在「國家」這間公司,倒是員工薪水都是我們一天十幾個小時拼命付出來的,如今看這些員工越來越荒謬的行當,大家看著辦吧,我可是快氣死了。

台灣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正在做一項 廢除都市更新第25-1條和36條,以及36條補充規定的連署,想做些什麼的話,幫忙連署吧,看看這些員工,想叫他們改東西還要所有老闆這樣連署他們才聽得到勒

3 則留言:

yosef 提到...

惡法亦法,惡法終於釀出大事,民間有倡議修正,還要相關利益團體拿出誠意妥協。這個國家的法實踐「很政治」,是人治的政治。其實王家的案子結局可以平和得多,但沒有走平和路線,因為與他們相對抗的團體,和行政者的關係比起無名百姓和權力集團的關係要緊密許多,相關法案也是為了既存強勢者的遊戲規則(此案中為房地產業)而立法的;在這樣的政治力下,尋求制度救濟,異常吃力且危險。街頭發生的事情,恐怕在其他地方早已足以引發「革命行動」,在台灣,只是一場鬧劇,一小撮「頑劣份子」、「滋事民眾」在擾亂社會秩序。

bagman abu 提到...

Hi Yosef大,好久沒在G+上看到你了呢!
正如你所點出的,整個立法的不平衡是這件事最根本的導火線,再加上執行的粗糙和暴力,即使在PTT尚有人試圖以判決書的內容來為北市府的作為合法性依據,也沒辦法說服多數目睹這場拆遷的百姓
這個事件,沒有人是贏家。

yosef 提到...

我現在很低調,之前一度刪掉plus帳號,回來任何人都沒加。儘管如此,有些人、有些訊息並非限制於該平台的,仍會不時關心。
今(0419)自由時報「李登輝批馬:對百姓不能用騙的」(記者李欣芳、李立法報導)中阿輝伯云「台灣老百姓很乖,這種事如果發生在國外,不會這樣就罷休。」看到這一句話,想到自己好一陣子前就有這樣的言論,找自己的plus沒見著,印象是別人的部落格留言,果然在這兒!
拆屋事件已經過一陣子,但是為政者如好先生對媒體表示深表遺憾,會慢慢思考,沒有什麼改變,在其他政策上媒體呈現的要不就是說給自己爽的政績,要不就是繼續其一貫的傲慢,以維護政商集團的利益。
政府的遊戲規則,是一個幾不對外開放的圈圈,竟然像個癌細胞,我們這個社會受著痛苦,哎唷悶哼幾聲,依然容忍惡質坐大。
真的,看看國際新聞,在別的國家,人民都起來反抗不公義了,台灣人在此時竟然是百分百順民,你既為島國的奮進在哪?都給應付中南海權謀的全心耗完了?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